彩色图库:EDG电竞俱乐部队新浪微博

11月7日零晨,在LOL2021世界总决赛(S11)中,中国内地分赛区(LPL)EDG职业队激战五局,最后以3:2反转击败韩分赛区DK职业队,斩获冠军,这也是EDG队史初次得到S赛冠军。

EDG职业队的夺冠完全引燃了国内各地电子竞技迷们的激情,诸多网民逐渐用自身的形式开展欢乐和庆祝,这在其中,不缺理光头,男生穿裙子,跳河自杀,裸跑,牛仔裤子里放爆竹等瘋狂个人行为。LOL比赛官方网零晨2点出文给电子竞技迷们“减温”,呼吁大家客观庆祝,遵循纪律。怎样看待EDG夺冠后的瘋狂?

瘋狂Flag:假如EDG夺冠我便裸跑,跳楼自杀,跳河自杀……

EDG夺冠以后,多名电子竞技迷们分别发布庆祝方法:有些人脱光了衣服,在黑夜中哀嚎飞奔;有些人在小伙伴的唆使下跳进河里;有些人将不锈钢旗杆上悬架EDG队旗;有些人剃掉了秀发;有些人舔吸坐便器一周……

https://www.qwh168.com/

也有网民公布视頻称,在西安某高等院校内,多位学员集聚在校园内升旗台下,有些人将EDG队旗冉冉升起。11月7日,涉嫌高等院校陕西省咸阳市杨凌岗位学院公布了对于事情的通告。通告中称,EDG职业队夺冠后,某些电竞发烧友情绪激动,校园内南校区校内闲置国旗杆悬架EDG队旗,院校工作人员及时处理并劝阻,但不会有谣传的降五星红旗状况。

除此之外,互联网上还广为流传一则“EDG获胜后大学生跳楼”的视頻,从界面表明为深更半夜某大学的学生宿舍大门口,一位医务人员将一名负伤工作人员抱上急救车,集聚了大量看热闹人民群众。下边有留言板留言表露“我的错跳的,是太兴奋,掉下去了。”对于戴某的信息内容,新大河新闻记者依次拨通好几个疑是涉嫌院校的电話,但均遭受他否定。目前为止,该信息并未获得确认。另据桂林市本地新闻媒体,为庆祝EDG夺冠,本地有一男人跳河自杀。

即便如此,EGD夺冠后诸多瘋狂庆祝的个人行为,或是在互联网上引起异议。多名网民出文发牢骚称,“EDG夺冠是个非常值得高兴兴奋的事,但半夜三更的,正对面全部住宿楼将近20分钟的大声喊叫确实很大烦透了,非得用这类邻居扰民的作法来庆祝吗?”“要客https://www.qwh168.com/观庆祝,别搞这些邻居扰民的,不雅观的,烧火的,求了。”

现阶段已经读大四的马兆霖也曾那么瘋狂过。马兆霖告知新大河新闻记者,2018年,在LOLS8賽季世界总决赛中,来源于国内的IG职业队以3:0击败欧洲地区知名职业队FNC,得到我国职业队在LOL世界总决赛中的第一座冠军奖牌时,他曾衣着內裤下楼梯飞奔叫喊。“那时便是情绪尤其兴奋,由于那就是lpl赛区我国得的第一个国际级比赛的冠军。”

此次EDG对战,为了更好地看比赛,马兆霖和小伙伴们顺便去了网咖,“看她们最终顶着工作压力逆转夺冠,内心确实很兴奋!”但马兆霖并沒有像以前那般大声喊叫乃至裸跑,“心里大量的是打动,咱中国国家队愈来愈强了,我们的回忆也一去不复返了。”

马兆霖说,夺冠前,自身所处的院校里有同学们立过了只需EDG夺冠就裸跑的Flag(网络热词,指引起某一特殊事情的缘故,相近承诺。)第二天,尽管飘起了下雪,可是这名同学们仍然裸露身体在雪里飞奔兑现承诺。

或者夺冠的不容易,让立过的Flag发生变化味

在山东省多家大学任教电子器件体育文化与比赛课程内容的老师郑航也是立Flag的一员,但他建立的不过是“假如EDG夺冠,自身请全体同学吃甜”的服务承诺。

针对许多网民兴奋庆祝乃至画出过激行为的行为,郑航告知新大河新闻记者,本次比赛进到四强的有三支是韩的团队,仅有一支中国国家队,韩在电竞层面原本就很强,并且本次参加的团队全是“魔王”等级,在这样的情形下,EDG夺冠期待迷茫,许多电子竞技迷对于此事并不抱期待,因此立过了许多脱离实际的Flag。

据郑航详细介绍,在中国电竞,有一种观点叫反方向回血。“便是我讲哪支团队能输,反倒获胜,我讲哪支球队能赢,反倒输掉。在这样的情形下,比赛的情况下,假如有些人说EDG夺冠,反倒是大家较为避讳的。”郑航剖析,这也是很多人会立过脱离实际的Flag的缘故。在他来看,立Flag的实质是给EDG给油的一种方法。

在郑航来看,做为新型的体育竞技新项目,赛中合比赛之后的庆祝个人行为归属于竞技体育范畴内的常规状况。而EDG夺冠往往让电子竞技迷们有这么大的反映,“如同中国足球队获胜巴西国家队。”可是相较于篮球赛和足球队等,电竞类的赛程安排周期时间悠长,乃至要提早大半年就開始打。“此次EDG夺冠相当不容易,在理论上而言,确实就等同于踢球,随后中国国家队获胜巴西国家队。”

https://www.qwh168.com/

郑航说,欢乐早有征兆。在EDG夺冠以前,自身的微信朋友圈和有关微信聊天群早已有很多人们在立Flag。夺冠那天晚上,自身的微信朋友圈早已被“EDG牛×”霸屏。郑航剖析,网爆许多高等院校在校大学生在获知EDG夺冠后作出过激行为,由于比赛当日是周六晚,许多学员自身就没课,有充裕的時间收看比赛,也有的高等院校由于肺炎疫情封校,长期性的封闭式自然环境让她们急缺发泄出入口,而EDG夺冠仅仅给予了一个突破口。

中国电竞提倡客观Flag

实际上立Flag在中国电竞内并不是新鲜事儿,早在2018年我国的IG电竞战队斩获LOL世界总决赛中的第一座冠军奖牌时,就曾有用户在网络上发布诸多庆祝个人行为。郑航说,那时候小视频都还没像如今没有比较发达,快速传播比较有限,夺冠关注度便伴随着比赛关注度慢慢消退。而在如今每个人皆网络主播的时期,给各种短视频app立Flag,兑付Flag给予了苗床,这在其中不缺借此机会蹭热度和博得关注和总流量的个人行为。

比赛完毕后,郑航就在自身所处的有关电子竞技的微信群聊,见到有些人传出一些偏激庆祝个人行为,“见到后的第一反应便是有点儿忧虑,由于夺冠原本是个好事儿,可是发生过激行为就要这一好事情了味道,整好人心惶惶,这对大家中国电竞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EDG夺冠以前,也是有学员给郑航立过Flag,“他说道假如EDG夺冠他就倒立洗头,也兑付了,2个同学们扶着,倒立洗头,还发来了视頻。”在郑航来看,这类客观的庆祝方法只不过是图个开心。

对于在网上在校大学生的放码个人行为,做为高校老师的郑航也提供了自个的提议。郑航说,电子竞技早已变成在校学生或年青人一种不可或缺的解闷方法,做为高校辅导员,大家也应当紧随一下“时尚潮流”,例如如果有比赛,能够提早公布一些防止的通告,严禁高声大吵大闹,危害别人歇息,严禁游街等。如果有标准的高等院校,能够机构学员看比赛,“那样的话,既增加了学生们工作压力心态的发泄口,还能确保学员的安全性。”

张平静在电竞行业从事早已十年了,EDG夺冠以后,张平静也亲眼看到了许多“蒙蔽”的庆祝个人行为,在他来看,夺冠自身是一件非常值得开心的事儿,比赛之后的过激行为,无论是对自己或是比赛社交圈,全是百害无一利的个人行为。

马兆霖也看到了此次比赛之后许多网民的瘋狂行为,“这种个人行为何不有做秀和博人眼球的含意,总之我是很排斥和抵制这类个人行为。一定是在有效范畴内,不必以这类损害自身不便他人的形式去庆祝,如果是那样,庆祝夺冠的价值就失去。”

马兆霖说,尽管这种个人行为不可取,可是自身在某些方面上也可以了解。“当初在身边一起玩游戏的人都早已分道扬镳了,长大以后,玩游戏的事情也越来越低,技术性也比不上当初了。如今这一比赛是大伙儿基本上唯一还能找到遗忘的一点儿,不论是在实际里或是在互联网上。”

新大河手机客户端新闻记者:梅寒 编写:孙菲菲

大量內容请关心新大河手机客户端。应用商城检索“新大河”,安装下载。新大河,与时期一起奔涌!

检举/意见反馈

作者 adminqw17